【良与香辛料】

“可以放手了。”

【不,用小拇指画画的本王不可能画完的_(:3」∠❀)_】

【莱娜是病毒థ౪థ千万要预防】
凯莉:每天走在路上都因为老婆太迷人心惊胆战。

【事后(羞】

#糖甜还是我甜#

【凯莉不动声色地献出了藏起来的所有糖。】

【这一对真的让人想举着火把催婚。】

【腹黑x傲娇】

【老实说,指绘软件的发明者应该加个心灵感应画笔,嗯。】

【莫名其妙的脑洞】

【戴安娜(大号)和亚可(幼体)的旅途?】

【戴安娜的亚可围巾】

【我讨厌指绘】

【以上。】

【凯莱】日常向_(xз」∠)_


日常的一天。

【早安】

“莱娜~起床吧?”在对方耳边询问。

“唔……凯莉好吵。”对方转过头继续睡。

“莱娜莱娜莱娜~”锲而不舍地亲吻对方脸颊。

“好烦。”对方红着脸避开,无奈地起床。

“嘿嘿嘿,想吃蛋炒饭。”搂住对方的腰。

“知道了。”被对方拍开手。

【午安】

“莱娜~”呼唤对方。

“嗯?”对方停下了整理看过来。

“你的眼睛好漂亮~”真挚地赞美对方。

“哦。”对方淡定地转过身继续整理。

“嗳嘿~”欣赏着对方红透了的耳根。

【晚安】

“凯莉,去买点砂糖。”从厨房传来对方的声音。

“嗳——还没玩通关——”笑嘻嘻地晃了晃游戏机。

“快点,如果你还想吃晚饭的话。”对方停下烹饪。

“嗨嗨——”感觉到对方坐在了旁边看电视。

半小时后。

“啊啊,莱娜~我好饿~”放下了游戏机。

“所以快去买砂糖。”对方淡然道。

“嗳——空调好舒服啊~”继续拖着。

“凯莉。”对方口气坚硬。

“哇噶哒哇噶哒,马上就去。”

真是爱惨了对方一向冷淡的脸上那副无奈的表情。

魔法少女☆—哔—酱!【戴亚】

【关于亚可和戴安娜日常的脑洞】

【拜托了!无论是写出来还是画出来有太太产粮吗ヾ(@゜∇゜@)ノ】

【要是看不懂的话☆请开始你的表演☆哈恰dis】

“啊~哈~哈~哈~~~”

一前一后像这样笑着张开双臂宛如要起飞一般地慢动作奔跑。

“哟咻咻咻~~~”

拉着对方的双手像滑冰那样地托马斯回旋。

“哈恰~哈恰~”

一起做伸展运动。

“咕噗噗~”

在浴缸里相拥着潜水吐泡泡。

☆什么?没气了?我渡给你嘛~

“emmmmmmm”

“嗯?”

换衣服的时候互相比较胸部。

【大概是这些,约吗?∠( ᐛ 」∠)_来嘛~来嘛来嘛来嘛~~~】


【ABO】严禁寄刀片【上】

【戴亚】

纯亚可视角第一人称。

雷避。

黑化,R16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两国交战后,其中一个顺理成章地灭亡了。

是我的国家。

很讽刺吧,曾经的公主沦落为了可购买的阶下囚。

冰冷的牢笼,窄小到堪堪装下蜷缩起来的自己。

我没有试图挣脱背后绑着自己双手的绳子或者蹭掉蒙住眼睛的黑布,因为没有可能。

笼子传来的振动和自身的的处境已经很清晰了,我或许要被谁买走了。

买主可能是个beta,可能是个alpha。可以的话希望是个beta。自我安慰地想着,不能标记的话说不定可以逃走呢。

紧绷的神经在笼子安静后更不安了。

到了。

“咯哒——”笼子被打开的声音,铁门消失不见,那份冰冷现如今反而让人不舍。

紧随着的是一只手。

以及让人失望的扑面而来的alpha气息。

是让人怀念的味道。

那只手轻易地把我从笼子里拽出来,然后扔出去。

我被扔在柔软的像是毛绒制的垫子上,晕乎乎的。

还未回神,就被大力翻过身。

黑布被粗暴取下,突然的光芒刺得我眼睛发疼。

而映入眼帘的那张脸还是让我愣了一下。

“果然是你啊。”忍不住扯出笑容。

那个女孩,不,现在已经成年了。那头耀眼的白色与浅绿交杂的卷发,那张精致冷硬的脸,那双熟悉的狭长蓝眸。

“戴安娜。”

我推测我的笑大概遮盖不住我的轻蔑或者其他东西,身上的人掐住了我的脖颈,渐渐用力。

“是我。”低哑的,近乎咬牙切齿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衣服被轻易撕开,柔软的地方被捏住。

窒息感,陌生的刺激,我控制不住地挣扎。

“真是不堪一击。”

“咳咳……哈……”手突然松开,我剧烈地咳嗽,猛然再次被夺取呼吸。唇齿的掠夺吮吸,一丝空气都未曾放过,想要抗拒,被按着脑袋完全失了气力。

那一瞬间,我真的觉得要这样死了。

不可能的。

戴安娜不会允许。

胸部的刺疼分明,好不容易被放过的嘴唇大概已经渗出血丝。

炽热的手游移,肆意妄为。

我突然开始恐惧。戴安娜不知何时褪下了衣服。

我的发情期不是现在,戴安娜发情了。

混乱的脑子被过于强烈的信息素影响,双手被缚的我毫无反抗之力。

肌肤被一寸寸啃咬舔舐,戴安娜在我的锁骨处停顿,右手划过我的腹部,探入我的腿间。

我第一次对自己是个omega感到痛恨。

我湿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嘛,不太清楚具体需要研究,接下来的等NEET力满了再写吧∠( ᐛ 」∠)_】